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国学大师举起了骟蛋小刀

发布时间:2019-11-10 22:30:53

国学大师举起了骟蛋小刀

《三字经》被新编了。咋一听到这个喜讯,裤裆里不由地隐隐作痛,在心理上像被人骟了一样。我倒不怕像司马迁老前辈那样被阉了,只是陪着被骟了的《三字经》一起经历着苦痛。

《三字经》的被新编,据说是不能适应当前形势的需要了。真是可笑!难道千百年前的老古人,应该考虑到所谓今天的现实吗?还是某些人梦想有一种千年不变的真理。这种 真理 好象有过,儒家思想在中国就曾做过 千年不变的真理 ,不过这种东西终于变成了腐朽、僵化的教条,变成了毒害国人的霉菌。当然,这个不该由孔老夫子担负。

国学大师举起了骟蛋小刀,想写这篇文章已经很久了。最初的原由是在一档电视节目上,看到一位国学大师在白话些什么,感觉这些节目相当地有害(电视这玩意儿真厉害,不觉中就影响了我的语言风格),应该写些什么。不过,当时并没有今天这种痛的感觉,搁过之后反倒忘记了。什么是国学?造导弹、种水稻就不重要吗?一些大学动辄就挂一块国学院的牌子,得服人才行。

我不是一个媚古的人。可我并没有感觉到《三字经》有什么过时的地方。 人之初,性本善 ,难道不是吗?我觉得《三字经》很质朴。道理讲得直接,简洁易懂,是一部难得的启蒙教材。只可惜,今天的国学大师们无能搞出这么个小玩意。无能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拥有一定话语权的人,有骟蛋的嗜好。

可《三字经》是可以随意骟的吗?那是货真价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有能力的人应该致力于申报行动。我们反对阉割《三字经》,如果确实需要新的《三字经》这样的东西,我们养活的那么多国学大师们应该另起炉灶,来个创新让国人看看。

但没有人愿意下这个功夫,嚼嚼古人嚼过的馍,在电视上神侃,便可以名利双收。何乐不为!这点经验也是古时候的国学大师传下来的。现在的国学大师大概没有这个脑子。

第一个举起骟蛋小刀的,应该是西汉武帝时期的一位姓董的大师。这是一个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的人,他躲藏在儒家门徒的队伍中,等待着机会。终于有一天,他笑咪咪地举起了骟蛋小刀,对准了孔老夫子的裆下,于是,儒家思想被阉割了。一滩殷红的血流了千年。而董大师却在血泊中站起来了。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中国从此进入了黑暗的思想专制时期。不!不是一个时期,是一个醒不来的噩梦。在这个事件中,还有一个帮凶 汉武帝。要说秦始皇是一个专制的暴君,可真有些冤枉。

我为孔老夫子有一哭。他那仁爱德政的思想,终于有一天被当成主流价值观的时候,却是被阉割了最核心的部分,又被漂亮地包装而后亮相的。对于这样的结果,老夫子是否满意?

我为孔老夫子有二哭。其实,汉以后的尊孔,只是做做样子的,皇帝本人心里十分清楚。就连高祖刘邦本人,在享用了由儒生们编排的大典后,不也说了句 做皇帝真他妈好 吗?可他是否还记得,是谁用儒生的帽子接过小便?其实,刘邦根本看不上这些家伙。

但这一回不一样了。时间到了大宋朝,一个叫做朱熹的国学大师又骟了孔老夫子一刀。这一刀拉的比较深。或许,朱熹的用意是好的。如果一个社会,遍地都是潘金莲那还了得。据说朱熹是认真的(不是据说明天有雨,《武林外传》里的一句台词,我很喜欢),老人家说 存天理,灭人欲 ,针对当时那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提出这样的口号或许是对的。朱熹自己就很节制。尤其在性生活方面。每当临床的时候,朱熹就会预先忏悔: 非为色也,乃为后也 。这真是一件苦差事。

可遗憾的是,朱熹高举的骟蛋小刀,没有骟了西门大官人庆的蛋。西门庆那厮一定练过铁裆功。这一回被骟的还是孔老夫子。那一定是一把华佗为关云长刮骨疗毒式的中医小刀,笨拙而锋利(与西医的手术刀相比,缺点是创口比较大)。这一回骟深了。理学作为新儒学(董仲舒好象是今文经学派的)登上了舞台。孔子得到的好处是,作为泥胎被神话了。宗教化的儒学更反动。与欧洲(基督教的统治)相对比,我们也进入了黑暗的中世纪。

我为孔老夫子有三哭。时间到了2008年,在山东一个地方,正在举行着一个盛大的 祭孔大典 。我在寻找,是谁举起了骟蛋小刀?却感觉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头,只见一位慈爱的老人站在身旁。

知道,知道,他们是一帮搞旅游的 ,孔子他老人家和蔼地对我说。

星座知识
设计
旅游趣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