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能斗 第701章 回去么

发布时间:2019-10-12 20:20:54

能斗 第701章 回去么

罗高的小动作自然瞒不过众人眼睛,他来这里守候蒙复琳尚还能说得过去,可罗秋娜亦跟行那么必定是有其它理由。

而这个理由其实也很简单,那便是罗家家主命其女儿罗秋娜前来向蒙家几人道歉。

实际上罗秋娜也并非是第一次犯错得罪他人了,只不过以往每次遇到这种情况父亲要她前去道歉她皆会置之不顾,最后还是落得个堂堂罗家家主拉下老脸去赔礼道歉的结局,而这一次似乎是因为行为确实最为过分,所以向来宠溺女儿的罗家主终于强忍着下了狠话要罗秋娜亲自去求得蒙家原谅否则便不用再回罗家大门,于是实在无法的她只好求助与蒙家子弟私交甚好的族兄罗高…

可这样的决定终究不是出自本意,直到此时罗秋娜才发现自己似乎记事以来便没有过什么与人道歉的经历,所以当现在来到了蒙家人跟前,忽来的羞愤与委屈情绪油然而生,令她脸色止不住的青白混杂!因为同样的,她也从未受到过那么大的屈辱与教训,都是因为蒙天!

“喂,你有话就说,没有我们可走了啊!”就在罗秋娜陷入难以开口的困境之时,蒙复寿却是不耐烦的呵斥了起来。

当能修修到一定高度之后心性上多少都会有些超脱,可如今的罗秋娜很显然距此甚远,始终不过是个二十出头女子的她在这样的情况下被蒙复寿如此落井下石一番后,突然委屈的情绪便越发翻涌,顷刻间在心里占据了主导…

于是只见罗秋娜脑袋微微低垂,那泪水在情绪发酵之下已然在眼眶中开始打转!

原本蒙复寿还因看到之前罗秋娜那副模样而感觉痛快,可结果现在却是不禁有些慌了,因为说实话对方在他心中的印象从小到大都是蛮横骄纵,然而若是真要回忆的话他却是从没见她在自己面前哭过!

而这样的一幕则是令蒙复琳霎时便心软了起来,别看她平日里表现得坚强且有主见,但其实最为心软的还是她,或许这便是骨子里的天性!

“唉,娜娜,你这又是怎么了

。”用手轻柔的抚上了罗秋娜肩膀,蒙复琳觉得自己似乎回到了那童年纯真的欢乐时光。

因为眼下场景让蒙复琳有种隐约的熟悉感觉,蒙复寿没见过是因为当时他比罗秋娜还要年幼,可自小领着他们这些鼻涕虫玩耍的蒙复琳却是见得多了,有哪个孩子不曾哭泣的?

“琳姐,对不起!”像是被触发了什么的罗秋娜一把抱住蒙复琳,同时眼泪也终于夺眶而出!

终于浮现的孩时回忆,这次父亲前所未有的语重心长,眼下蒙复琳的不计前嫌,不得不承认在此刻罗秋娜真的生平第一次起了反省之意!

“好了好了,以后改改你这脾气性子就行了。”蒙复琳边轻声安慰边拍抚着罗秋娜的后背,她本就是个大度之人,更何况此时罗秋娜的姿态显然已是知错了。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而蒙复寿看到这里心中也不禁悄悄同情并且原谅了罗秋娜,因为他其实知道此女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便没有了母亲…

时间也没有持续太久,从蒙复琳怀里微微起身,罗秋娜抹了抹眼泪想要望向蒙天,却是发现他已经领着其他人走远了…

这倒不是蒙天器量小,只是因为以前断臂一事他从未打算算账,而罗秋娜在幻澜境反水则与自己亦无什关系,所以他觉得自己根本就是个局外人,既然如此干嘛还留在原地?

只不过蒙天虽是根本不在意,可罗秋娜却非这样想,蒙天的冷漠反而令她又产生了些其它情绪,于是寻思之后咬咬牙便跟了上去…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这里恐怕都不止五人,如何分配这些能道之门?若是还有其他海澜殿子弟的话…”此时早已知道他们是为了能道之门而来,苏飞扫了众人一眼道出了心中的疑问。

因为去掉对能道完全没有兴趣打算懒睡之后去觅食而没跟来的阿伊,算上蒙复琳几人的话他们显然已经不止五人了。

“这你就不知了吧,哈哈,能道之门可不限制同时进入的人数。”不知何时已经追上来的蒙复寿眺望着无人的四下,松了口气后笑笑又道“所以这里平日人流可是颇多的,幸好今日没人。”

“那幻澜境里面的…”既然蒙复寿熟悉情况,听到谈及这个蒙天不禁问出了问题。

“你是说幻澜境里的能道之门?”蒙复寿也明白自己这大半岁的堂哥初来乍到,于是看到蒙天点头之后他继续解释道“因为那里通过机理极复杂的阵法联通之后也能进入现实世界的能道之门,一些不愿参杂人流的喜静之辈往往会选择幻澜境,只不过海澜之心那种消耗品我们这些穷氏的小辈平时可是消费不起的了,所以也只能来这凑合了。”

原来是这样…明白过来的蒙天再次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因为那杨守师兄原本只不过是借海澜之心来给他用用,可自己仅是一次就把它给消耗干净了…

只不过蒙天的心思没人懂,他与蒙复寿的对话也并没有再持续下去,因为蒙复寿的注意力已经被鼻尖前那颗漂浮着的苹果强行夺走了…

“呵呵,你吃果吗。”唐莲笑盈盈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显然是在白冶他们抵制之后找到了新的下手目标。

“话说我们也出来很久了,什么时候回去?我脑子好像总有些什么直觉在作祟…”识趣装作没有看见的白冶双手着后脑询问蒙天,虽说能道吸引人没错但不知怎的最近他感觉似乎有什么正在文山召唤着自己,尤其是随着修为距离能虎越来越近这种感觉尤为明显…

“直觉?什么直觉?自然界中每逢剧变总有些牲口禽类蠢蠢不安的那种?”只不过白冶难得一见的认真却是换来了苏飞的冷嘲热讽,要怪只怪其平日太过于神叨。

“回去么…”对于白冶的说辞蒙天显然也并不在意,只见他扭头看了看面对唐莲有些尴尬的堂弟,然后率先步入了那塔阁建筑之中…

“其实…这里也是我的家呐。”随后从里面传出了蒙天的声音,很显然他是打算在海澜殿长住上一段时间了…

……

……

齐齐哈尔治疗早泄方法
永州治疗早泄方法
鹤岗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齐齐哈尔治疗早泄费用
永州治疗早泄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