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凰起 第二十三回 千金纵买相如赋

发布时间:2020-01-17 22:59:55

凰起 第二十三回 千金纵买相如赋

那人影说完四字毫不迟疑,再度把帅旗往轻甲背后腰带上一插,挺刀就走!

众兵士哗然,但见步兵首当其冲,重步兵紧随其后,外围轻骑游走,即便是只鸟儿再多给它插双翅膀也难飞将出去!这人却已然被重重包围,难道竟当真不怕死吗!?

人影冲入人群,血影翻飞。

众兵士被血气一激顿时再度换阵!短兵退下,枪兵顿时齐齐呐喊往前挺步!

“哈!”

数之不尽的长枪在前后左右闪耀。

“莫不可伤了帅旗!”董啸虎急令!心中暗恨‘此人好生狡诈’的同时,也不得不道一句‘佩服’!

帅旗乃军营精神象征,不可倒,不可断,不可换,否则将对兵士---尤其是远方不明情况者---军心造成极其沉痛的打击。

顿时挺枪要刺人影背后的士兵投鼠忌器,隐忍不动。

“谅你们也不敢!”

那人影洒然大笑,面对面前枪刺反而欺身近前。

士兵脸上一喜:会中!

可谁知枪头忽然微有偏差,连人带枪斜窜了出去。

“擦擦擦擦…”顿时无数枪头磨过那人身上铠甲,响起令人牙酸的交错声。

那人影身体一侧减少了受力面的同时,手上钢刀转了一圈,几声惨叫便是人头落地。

乱军之中,再高明的武功也难以细细施展,反而大开大合的路数才能以最小代价换取最大效果。

“董将军且压阵指挥,小将愿杀人夺旗!”人群中,越国士兵里一小将骑着高头大马手持长枪,见敌人身法灵敏枪阵似乎也奈何不得,心知遇见武功高手,连忙越众而出,对士兵道,“尔等退下!”

将枪头对准那人影,马上之人道:“某乃越国慕容公子帐下随军偏将军凉子柔,枪下所立何人?”

那人影一愣,哑然失笑道:“伦家本不愿说明,但求事了之后苟且于世。谁曾想在此竟遇见了个凉子柔,难道真乃天意!?”

望了望天,又看了看着重重包围,胸中犹如一股豪情火焰在汹涌燃烧!随即大喝一声:“越国将士们听清楚了!伦家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华夏唐子柔!”

“华夏是什么地方,怎么从未听说过。”那小将摇了摇头,忽地一醒觉,“你……你竟是个女的!?”

“是又怎地!?”唐子柔大笑道,“再借你兵器一用!”

唐子柔只能通过体内能量增强内部身体素质,但并不能控制生物肌肉各项变化,此乃生物进化所限,血液经脉等增强为内在,肌肉发肤等表象为外在,倘若想要肌体强健,那么就还需要通过各种身体锻炼才能达到效果。

但声带这个器官对唐子柔来说是比较特殊的存在。

人类的声带是一个类似较为复杂的门帘器官,当发生时候门帘拉紧或者变窄,尔后根据器官和肺部冲出的气流震动造成声响。

倘若唐子柔通过体内能量让细胞在两处门帘处做功,那么就可以达到辅助以共振的效果,从而可控性的改变声音。

理论上只要唐子柔愿意尝试,她就可以很完美的以她的基础声调为基准,升调或降调为男声和女声。

之前她不愿暴露身份,这番技巧也是在赶路时候匆忙开发探索,故而听起来不男不女犹如掐住了嗓子一样。但如今宅男心性未去,被那越国小将称谓一激,顿时脑袋一热索性也不做假了。

那小将不知所措,唐子柔伸手就抓向那枪头。小将猛地回身后抽,但眼见明明还有一**离,却不知怎地从对方手掌上传来一阵吸力,顿时手中长枪脱手而出。那唐姓女子抓住枪头猛地一拽!小将立刻从马上跌落,唐姓女子上前一刀,登时血溅五步!

“不过如此!”

唐子柔长笑一声,手中刀已卷刃,索性刀也不要了,长枪往地上一顿!张口又是一酒!

“帅旗在此!还有谁!?”

“某裨将军高飞扬!……啊!”

“还有谁!?”

“某昭武将军秦文石!……啊!”

“还有谁!?”

“还有谁!?”

“还!有!谁!?”

阵中空荡荡一空心圆,那唐姓女子身处圆心爽朗大喝层层叠荡出去,每问一句,就一人头;每杀一人,就一美酒。

众兵士鸦雀无声,看着那女子的身影分明带着些许敬畏了。

两军将领对阵单挑竟然是这样的结局,董啸虎看的明白:那女子内功或许尚可,但武功完全不会,自己手下这些常人将军万万不是其对手,不可在让对方气势高涨!

“贼女看戟!”董啸虎怒喝一声,犹如平地里响起一声炸雷!当下再不监军,立刻下马内力猛地爆发扑了过去!

蕴含内力的短程爆发速度何其之快!马儿根本望尘莫及,也就猎豹豺狗之流能稳胜一筹。

唐子柔就好像才听见声音,眼前就已经有了一杆戟尖!

唐子柔大骇,全身能量汇集于眉心,那戟就那么稍微停顿了一下,却依旧猛地刺穿过来!唐子柔吓得猛一后仰,只听“叮”的一声,一个人头物事打着旋儿飞出,“啪嗒”一声,落在远处的沙地上。

唐子柔捂着眉心后退了两步这才站稳,指缝间一律献血慢慢流出,看了看掉在边上的头盔,心有余悸。

越国士兵犹如打了一剂强心针,齐齐兵器顿地:“必胜!必胜!必胜!!”

光其实也是一种‘电能’,它是一种电磁波,而光速是目前已知最快的速度,因此她在筹备能量的时间、以及体内运转能量的时间消耗上等同于0,也亏得如此她才侥幸没被洞穿了脑袋。

但尽管如此,那董啸虎的实也委实太过高强,她已尽力相斥了期间作用力,但也仅仅只能阻挡那么眨眼的时间,他的攻击依然势如破竹,按此推算他的实力远超现在的自己,所谓磁力作用很容易就被他以力破之!

已然无法可选,想见的人还没见到,自己怎能就此罢手?

心下一狠就要往后掏酒,那董啸虎虽不知她为何老要喝酒,却如绝不可能给敌人有任何喘息时间,当下步子再进,手中长戟再进!

这次取的是她心窝!

他董啸虎可是听过王五大名还敢叫战的人物!按说她唐子柔会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犹如那日被王五一刀斩了的持剑女子一般无二。

但唐子柔电能先天优势就是倘若能力一开,其身体就会对金属机反应极其敏锐,其次就是细胞彼此间强化体质,也让她五感大大提升。

董啸虎的长戟刺过来之时,形成一股尖锐的风压,由于用力绝对的精准,武器其中当中的一点就会被无限扩大,压强就会不断的被强化,从而导致被其所针对的皮肤会因为气流而有强烈的针刺感,再辅之以杀气锁定,目光凝视等有意无形的手段,就会造成强烈的危机感和攻击力。

这是正常武者彼此间应敌过招的重要依据。

唐子柔在此之外却还有一项优势,那就是因金属反应造成的极强针对性。在以唐子柔为中心的一定距离内,可以视同为一个闭合电路。

在科学上,穿过闭合电路的磁场发生变化时,根据电磁场理论,变化的磁场周围产生电场,电场使导体中的自由电子定向移动形成电流,这种情况产生的电流称为感应电流。

这个‘力’是相互的,与之伴生的还可以作用到动生电流。

唐子柔自身这个万导体可以很敏锐的感应到这两种电流流向。这个感应速度等同于光。

所以当董啸虎一抬起武器,以她的能力无法作用到那么长远的距离,但却不影响她能感知到金属的移动变化,随着董啸虎手中金属武器越加靠近,这个感应会越来越明显,此乃体内能量的本能特性。

换言之就是,当唐子柔有意开启能力并造成闭合电路环境的时候,任何金属武器在唐子柔一定感应范围内均无法隐藏运动轨迹,并且越靠近感应体本身,这个感应会越明显。这就是她之前可以伸出一个手指,精准的拦下越国领兵射向她额头羽箭的秘密,否则换做任何一个人过来,即便是王五这类一流高手,也不可能拦截的如此轻松写意---那可是44米s的射速。

唐子柔明显的感应到董啸虎要刺穿自己心窝,但自身肌体所限只能勉强侧身躲避,只听“刺啦”一声,胸前轻甲已然被划出裂缝。

董啸虎手腕一翻,戟前刺的动作立刻变为横扫。唐子柔只得狼狈后退一步,又是“刺啦”一身,小腹轻甲被破。还没来得及查看,那董啸虎前刺,横扫之后也不收招,顺着扫势的离心力身体取了个半圆,猛地一跃右脚弹出,“砰”地一声,唐子柔如被轿车相撞一般倒飞数仗滚入人群脚下,手中武器滚落一旁。

这一刺一扫一踢,尽显戟武器和他自身武功的精妙。胜败已昭然若揭,唐子柔必十死无生!

“必胜!必胜!必胜!!”按说阵前武将单挑的情况是极其少见,但此刻情况确实特殊,敌方将领奇袭主营且有帅旗在身。如今既局面已成,越国士兵只得依足了对阵规矩未分胜负前不偷袭。但却可以放声呐喊以助己威。

唐子柔体内能量何其之多?她只是碍于生物条件限制无法悉数作用于外、又或者因为自身条件无法更有效的发挥而已。退万步说,她能量即便用完也有光照补充,基本等同于无限。董啸虎内力确实霸道,但对她的筋脉伤害只能是一时后就被扑灭,但与内力不同的是唐子柔受伤,要需要长时间的自我修复才能如常,所以这在一场战斗里面已然是等同于永久性伤害了。

所以唐子柔想要强大,必须不停突破自身极限,让筋脉细胞足够强大到难以受伤、更多储能的同时,还一定要锻炼肌体以达到能力更好的发挥,如此才可慢慢有了和高手动手的本钱。

唐子柔吐出一口鲜血,爬了起来。明显的感受道自己腹部被董啸虎那一脚攻的火辣生疼,就连挺腰都万分艰难了。眼看董啸虎在数丈之外,当下再不迟疑就把西凤酒悉数倒入口中。

只见唐子柔闭着眼猛吸一口气,脸色瞬间潮红,感觉到与上次更加汹涌澎湃的体内作用力在怒吼,在涌流,在迸发!

这二十年佳酿西凤果真不同凡响,外挂开的太过爆表了吧!

睁开眼睛!全身气势陡然上提!周身漂浮着浓烈酒香,唐子柔摇摇晃晃,与她身体相近的士兵手里武器都在微微颤抖,隐隐有脱出控制之象。

“董将军…她…她…”士兵惊疑不定,手里的武器吸力越来越强,但忽然就没了动静,情况实在太过古怪,只得指着之前兵器欲去往的方向失声出那么两三个字。

唐子柔强压下对周围金属的吸力,在酒醉意识模糊的情况下,捡了西瓜就只能丢了芝麻,一头头发再次扬扬飘起,幸好她已然有过一次经验,不至于根根挺立,但她注意力仅有那么多,又是醉酒,再也没法把头发上电荷收回,只能堪堪控制发根,这就导致显得她一头秀发无风起浪,自主无规则飘动一般,犹如女神下凡。

众人看的啧啧称奇,董啸虎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情况。

难道,越漂亮的女人越喝醉了,竟就是会伴随着这般仙女异象?

唐子柔醉喝一声:“看什么!?”,抬手抓了一名身后士兵挡在身前抬步就冲!

这群古代士兵讲规矩,她可不讲什么规矩!

再说了,他现在身体是女人,但凡是女人,这本来就可不讲规矩!

殊不知,无理取闹不讲规矩反而还理所因当好似卖萌,以图得简单达到自己目的乃是现代女人的作风,这古时女人,大多还是极讲规矩的……

董啸虎被其暴增的速度所惊,心想这女子竟然还隐藏实力。可碍于己方士兵性命不好下手,侧着身子和她单手对拼了几记,明显感觉到对方实力大涨,虽远不及自己,把她震的双手虎口崩裂,但不知为何,自己想要内力输送过去一次性再度建功却都犹如石沉大海,反而对方传来的内力忽麻忽热,越发难以抵挡。只得眼睁睁看着她就欲破开人群再朝城门抢行。

“该死!贼女休走!”董啸虎大骂,随即喝道,“刀斧手长枪兵准备!攻杀其双脚!”随后自己也疾奔而上!

唐子柔醉了酒,一直在现代被被压抑着的男儿心更加凸显,豪迈长笑着体内能量迸发,一手提人,一手夺过人质想要自裁钢刀,猛地一跃,落于之前凉姓小将战马之上。将军战马为防止步兵掩杀,一般披挂着战马甲具。这样一来反倒不用担心如之前那匹被乱刀捅死之局。

“谁敢拦我!”唐子柔大喝!拍马飞奔,手中钢刀闪动飞快,但有接近者无不人头落地!

“砍她马脚!刺她身侧!”董啸虎大喊!

唐子柔哈哈一笑,体内能量再度流转,过大腿,小腿,脚掌,由脚趾尖递入战马体内!

她从清远城出城过了两日,才抵达了越国包围圈边缘。那日只是正好是越国围城两日。可如今这才第三日,她仅用了一天如何能赶回清远城?用的就是如此奥秘:能量可以传导,既然可以对敌做功,那也可以对畜生输入。人是生物,战马也是生物。她一路输入自身能量用以刺激战马细胞活性,反复试验下果然给她尝试成功,爆发了那马匹近乎一倍的潜力。

此事也仅有唐子柔一人能做得,因全天下只有她一人的能量具有电击磁场效果。

优点是段时间可获得大助力。但缺点更加明显:她必须保持肢体接触用以传输能量。其次,其他生物并没有她的身体这般特殊,所以生命力极速透支,并且一旦离开她的能量,该生物会立刻恢复成正常状态,并依照之前强化的时间长短而产生休克,睡眠,痉挛,抽搐等副作用。

只见得了能量加持的战马被唐子柔一勒缰绳,大喊:“给我起!”

瞬间马儿长嘶一声,连人带马猛地跃起超过一人高的高度,跳脱第一波斩马腿的攻势!

众人看的呆傻了,只觉头顶一片漆黑,那绝美的少女醉态憨然,赫然就那么飞过了去!

战马落地处人人自危,谁也不想被马就这么给踩死,又慌忙让出一些距离,唐子柔哈哈大笑,猛冲向前,如入无人之境!

“传令兵擂鼓!吗的!!!给我围了城门!用人墙死也要堵住她去路!”董啸虎大惊失色,倘若被这女子一进一出,要他们越国兵士颜面何在!?

“挡我者死!”唐子柔能力爆棚,策马狂奔!

穿过步兵砍杀,又和骑兵在沙场上彼此前后追杀,唐子柔以一人之力硬闯敌营!

满眼的人影,满耳的杀声,就连自己身体都仿佛不是自己的了!

那城墙越来越近了!忽地眼前一片开阔,城墙之上,战场之下,万人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全世界都猛然安静了!

但仅有且还有一人一马浑身是血在喘气前进!

那视线所及的尽头,那醉酒的些许模糊之中,依稀站立着一道泛着泪光看着这边的洁白身影。

是她!

就是她!

“琴姑娘少待!唐子柔君子一言!这便助你于水火!!”

瑞金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四川华西肝病研究所怎么样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最好
洛阳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白癜风医院邢台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