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剑道师祖 第五百五十四章斩阴阳

发布时间:2019-09-12 11:57:13

剑道师祖 第五百五十四章斩阴阳

鲜血自指缝间流出,陆鸿悄然运灵将血液蒸发,心中惊讶于轩辕剑的威力,面上却不动声色,道:“剑雀开屏的莲华之态,昔年任非踪前辈所领悟到的也不过如此罢了”,

昔年的任非踪无愧乎“剑道惊鸿”的名号,可惜天不假年

,英才寿短,与杜合欢一战后他很快就死在万寿山,死时年伤不到三十。他所创下的六式剑雀虽号称是天下一切剑招剑式的克星,应付各类武技术法也不在话下,但他生前并没有能够把这六式剑雀补充完整,因为留给陆鸿的也只有一本残缺不全的剑谱。

而现在陆鸿在这六式剑招上的造诣已经颇高,论火候只怕是当年的任非踪也未必能及得上他。

“又能如何?”,

向来惜字如金的金衣人难得地吐出四个字。

话音未落,流窜于他体外,呈太极之势的阴阳二气便骤然间收紧发力,阴阳双子错开陆鸿的剑式一前一后挥掌击来,两相逼迫之下陆鸿没有任何闪躲的空间,只能以掌势相抗。

“彭”,

三股灵气相击,阴阳二气一前一后逼向陆鸿,但阴阳双子功体虽奇,陆鸿的混元功亦是当世奇功,且两人修为根基比之陆鸿终究是差了一些,浮关紫气形成的气罩将冰冷,炽热的两股气息完全隔绝在体外。

继而两股气息剧烈相压之下陆鸿的气罩隐隐有收缩的势头。

“阴阳转化?不错的功法”,

“但你们真的知晓阴阳为何物吗?”,

以一敌二陆鸿却似乎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压力,三股气息剧烈挤压的刹那他便感受到了两人奇特的功法,起初,两人的阴阳二气殊为固定,缺少变化,但当阴阳二气化成两条阴阳鱼,两股气息呈太极之势时那两股气息便流动了起来,但不知为何他始终都没能感受到两人身上的气息有所变化。

本该相互转化的阴阳这时对他们来说似乎已经固化了,阴便是阴,阳便是阳,只有流动,殊无半点变化。

当与他正面相对的阴子身体化虚,几成一道虚影的时候他目中又露出好奇之色。

知道以阴阳双子的根基想要破开自己的混元功气罩并非易事,即便这么耗下去吃亏的也不会是自己,但他此时并不想与他们就这么僵持下去,因而五指一勾曲,掌势变化,吞吐的掌劲也转化为吸纳之势。

“锵”,

四柄轩辕剑径自破开陆鸿的气罩,道道金光相接而来。

这四柄圣道之剑确是名不虚传,剑锋所到之处无坚不摧,无物不伤,无物不破,陆鸿的混元功气罩连易麟,秦阳,冯妖妖,周颠四人联手都难以破开,但在这柄剑下却殊无半分抵抗之力;陆鸿也没有硬接这四柄剑,身影一闪在空中划过一道残影,金色剑气当空而过时两道身影复又合而为一。

他的身体仍旧浮在空中,只是失去了混元功气罩的防御流转的阴阳二气立时便压了上来。

“化魂手”,

而对此陆鸿早有准备,右手化纳灵气施展化魂手,左手手腕一翻云麓剑疾刺向样子,云麓剑剑气逼人,这一剑又剑势极强,样子忙侧身避过,陆鸿反手再一点强大的剑意便铺散开来,剑尖前三尺处化出一个灵气漩涡,漩涡中发出一声声剑鸣之声,熬到剑气顿时如骤雨般爆射而出,首当其冲的阳子顿时就被逼得险象环生。

这一手气剑他早有雏形,但直到在万灵大阵中与温子良一战后才算领悟,之后几番习练体悟,这气剑的功夫已然超越了那时的温子良,这时只是小试牛刀就让阳子陷入了绝境。

“放开”,

被陆鸿的化魂手牢牢吸住的阴子也已察觉到了不妙,他虽然仍旧是阴虚之身,但身外阴阳二气却忽然间向陆鸿掌心汹涌而去,如被化纳一般,他心中顿时“咯噔”一下。

只是这时却是骑虎难下,想要退下也已经不能够了,他的阴虚之体尽可以避开术法武技,但想要挣脱化魂手却是不能够,对阴虚之体这种无质却有形的灵武体来说,化魂手正是它的克星。

双子一者是阳实之体,被陆鸿绵密的剑气逼得险象环生,一者是阴虚之体,虽然暂时没有什么危险,但却被陆鸿的化魂手牢牢钳制住,一时之间俱都难过。

“嗤”,

几道剑气倏然间自阳子胸前洞穿而过,绵密的剑雨中平添了一抹血红,剧痛传来,阳子咬着牙发出沉闷的叫声;阴子心中一惊,再不敢耽搁,阴虚之身瞬间凝实,阳子的身体则化作阴虚,在飞射而来的剑雨中侥幸逃过了一劫。

但阴子在阴虚之身转为为阳实之体的刹那却感受到陆鸿掌势再变,他手掌心的吸力消失,却在蓦然间催生出如暴流般的浮关紫气。

“混元掌”,

陆鸿掌势一催便听“咔”的一声裂响,阴子抵挡不住他强大的掌劲,右手应声而断,继而在那强悍的掌威之下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他仰天喷出一大口血。

阴阳双子,一体同生,两人功法相辅相成,联手抗敌之际战力上可发生质的变化,但一旦折损一个阴虚阳实之体便再也无法维持,另一个也就等同于武体尽数废了。

孤掌难鸣,见阴子受创阳子也不敢再恋战,身法一展便穿行到阴子身边揽出手臂抱住他。

他的手刚触碰到阴子的身体一道剑气就从天而降,“嗤”地一声无情地洞穿了他们两人的身体。

剑气自阳子后心刺入,贯穿他的身体后又扎进阴子的前心,从他背后透出。

血雾喷洒,一剑两命,阳子咬着牙拼命地回过头去看向那个出手毫不留情的青年。

他一袭青衫,气度从容,身上浑没有财神阁兵部那些杀戮兵器后天培养出来的冷酷杀意,他的脸看起来也十分温和,嘴角处甚至还带着一些笑意,让人一见之下便觉如沐春风。

但此时,在阳子逐渐涣散的意识中却突然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与他交手至今,但直到死亡降临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和这个人差的实在太远,太远。

宝宝拉肚子什么症状
小孩积食怎么快速消食
小孩子脸发黄怎么回事
一岁宝宝脸发黄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